職間孤島

兩個毫不相識的人,一般不會無故地起衝突,亦不會剛相識便討厭對方,除非其中一方或雙方曾有過對方的相關資料。

在職場上倘若剛轉職,正常情況下大部份打工仔都希望與同事打好關係,為未來、為前程建立良好基礎。何以在入職不久便跟同事起衝突?人與人之間有不同意見是很平凡不過的事,倘若為此便要起衝突,我們每人每天豈不是都要花很大的力氣去處理與其他人的衝突。其實衝突很多時是由於說話時的態度、語氣 、表情等因素引起,以下的故事正好展現這些原素。

Cherry 剛轉職到一金融機構的培訓部,她對此新工作充滿期望,盼能為她的仕途展開新的一頁。由於崗位所需,她入職一星期後,上司便要求她出席由部門另一組別同事負責的一天培訓班,以便她了解公司培訓工作的程序及特性,好讓她能及早熟習及投入工作,但在培訓班完成後的翌日,她收到由主管該培訓班的同事Jane發給上司的電郵,並將電郵拷貝副本(cc)部門所有同事,該電郵指出Cherry 在培訓班上課時,並沒有做好一個觀察員的本份,先是遲到會場,在課堂上既玩手機,又不當地提出問題,以至令課堂進度受到影響。Cherry 看到電郵後既心感氣憤,又感莫名其妙,當天她只是集合時稍稍遲到,但並沒有影響課堂開始的時間;另外,她沒有帶備手提電腦,因而用手機寫下筆記,這亦是她上大學後一貫的習慣,Jane這種上一輩的人是無法跟得上的她新一代的工作橂式;至於課堂上提問是為了配合上司的要求,希望早日了解部門的運作,為有需要的同事設計合適的培訓課程;不明Jane為何對自己不滿,隨之Cherry感到其他同事也在針對自己,她估計是由於剛上任不久便得到上司的重用,令同事們妒忌所至。

以住Cherry曾參加過其他輔導課程,如人生輔導等,但對衝突啟導卻鮮有所聞,當知道有此輔導便要求立即接受啟導。 初見衝突啟導教練時,Cherry 期望服務能協助她與其他同事有良好的溝通,以便她能順行完成工作。教練以問題形式引導Cherry思考與同事相處的情況,令她亦多角度考慮對方的思量,同時亦以角式轉移/代入他人角色的模式反思自己的行為及態度在他人心中的感受,經過一番啟導後,Cherry 改變了對Jane的看法,開始反思自己在向對方發問時的語氣、態度、以至時間等,都可能亦引至對方不滿(from blame to contribution),亦將當初的目標:與其他同事有良好的合作關係,以便她能順行完成工作,改變比較容易及務實的:能夠與Jane正面對話。 第二次開始啟導時,Cherry表示與已經能夠與Jane開始對話溝通,過程原來沒上像中困難,只要作好預備,再掌握時機,關係又可重新建立。

在啟導的過程中,教練並沒有給與意見或提供方案,受導者(Cherry)在教練的協助下已能提升解決衝突的能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