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港婚姻

背景:
女方來自中國,男方在香港生活。兩人結婚三年,育有一個兩歲孩子,現居於男方在香港新界北的公共屋村。由於妻子婚後在港定居,沒有了以前在中國認識的朋友,亦沒打算在港從事國內的文職工作,閒時主要是持家及照顧孩子。而丈夫是個白領員工,平日照常上下班工作,過著規律生活,假日則喜歡到他媽媽在元朗的家吃飯,並與其姊姊及弟弟一起共聚天倫。
 
事件:
兩口子連同小孩假日如常到丈夫的媽媽家吃飯,不過孩子漸漸長大,要帶備的隨身物件亦相應增加,例如BB衣物用品、進食配件等。他們每次都是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到元朗,妻子亦堅持必定要在當地買少許禮物才到奶奶家探訪以表心意。可以想像得到要照顧一個小孩,同時又拿著很多隨身物品,再去買禮物是一件煩瑣不便的事。於是丈夫多次提議不如回奶奶家後,放下多餘物件才再次外出買禮物,不過,妻子覺得做法不恰當,不加理會。而丈夫是客家人,有點大男人思想,妻子不聽從自己意見行事,已感到權力不被重視。另一方面,妻子回到奶奶家後,慣常沉默不語,因為丈夫與其母親及姊弟都是用客家話溝通,她完全聽不懂,只好悶悶不樂,相反,丈夫言談甚歡,表現得極其享受這種家庭樂。漸漸地雙方埋下心病。
 
導火線:
有一天,他們照常來到元朗家吃飯,妻子平時飯後很快便幫手收拾碗筷。今次奶奶事前提到買了特別水果可以飯後一齊享用,並吩咐媳婦稍候片刻,不用像平常那樣快收拾碗筷。不過,媳婦沒有理會,飯後照常起身執拾碗筷。此時,丈夫大喝一聲,說: [坐低,食埋水果先執野] 。而妻子當眾被喝罵,即時離開了奶奶家。
 
個案分析:
男方
Value價值觀/ belief信念/ identity身分  
  • 感到妻子不尊重自己作為丈夫一家之主的身份 (我有我講,佢有佢做)
  • 覺得需要在一個安全環境下帶小孩去到目的地
  • 地位受到挑戰,覺得自己所做的事都是為太太好,但不被欣賞
 
Cross the boundary 超越界線
  • 影響自己在媽媽、姊弟面前的形象,會否質疑自己怎樣持家
  • 覺得妻子落了自己面,因不聽從吩咐
  • 又不孝順奶奶,全心對著幹
 
女方
Value價值觀/ belief信念/ identity身分
  • 感到不被丈夫尊重
  • 質疑自己段婚姻關係不及丈夫與其母、姊弟之家庭親情
  • 平常只可以聽從,沒有決定權
  • 在大男人一言堂前,感到很難表達自己想法,索性不多言
  • 妻子需要寧靜空間,所以不對話
  • 好擔心不被尊重亦連累孩子,無安全感
  • 覺得作為一個好媳婦,是要每次買少許禮物回奶奶家及幫忙執拾碗筷
 
Cross the boundary超越界線
  • 當眾被罵,所以離開
 
經過衝突管理教練的啟導後,令到男方自我反省:
  • 給予妻子多點空間表達,並讓對方理解自己想法,多溝通
  • 減少大男人思想,不再粗聲粗氣
 
目標
  • 希望妻子重視自己
  • 願意為妻子付出時間去改善關係,重拾以往快樂